即时新闻:
禁毒
禁毒频道  >  禁毒人物 > 正文

与毒魔共舞20年,他没过够“瘾”

2016年10月13日 15:28    来源:中国警察网   作者:杨槐柳 周嘉旎 程静   

  从小学课本,到大学讲堂,从街头宣传栏,到国际大片,“珍爱生命、远离毒品”,永远是一条警醒世人、颠扑不破的真理。有时候,亲人们甚到还会叮咛,不仅要远离毒品,更要远离沾染毒品的人。在武汉市公安局却有这样一个一天不见到毒品就过不下去的人,20年来,他不断地靠近毒品,直到现在却还说,没过够“瘾”。当然,他的“瘾”并非毒瘾,而是研究毒品、擒住毒魔的“瘾”。

  他就是禁毒支队毒品检测高级工程师杨道兵。

  捣窝点,时间不能早也不能晚

  杨道兵并不是只在实验室里摆弄试管和反应器的“白大褂”。涉毒案件里面,如何拿捏处理制毒案件现场,如何在最关键时刻取到最重要的证据,杨道兵总是“感觉”特别准。他和缉毒战友们捣窝点不是一次两次了,每次不论在战前会还是在现场,他都会反复说:“千万不要早,也不要晚啊!”事后,同事们都很佩服这个“白大褂”,“没动手,他心里就特别有谱!”

  2013年,禁毒支队查获一个藏匿在单元楼楼顶的制毒窝点,时隔四年,回忆起自己参与侦破的一幕幕,杨道兵仍然兴奋不已。

  那是武汉市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春天,凌晨比较阴冷,杨道兵和战友们守在窝点外冻得手脚有些冰冷。屋子里肯定有动静,他却说,“莫慌,他加氨水和铝,我们就开始行动。” 杨道兵口中所说的“他”,就是犯罪嫌疑人丁某、黄某、胡某。

  此时此刻,窝点里制毒设备紧张有序的运转似乎都能看到,大量祸害人间的冰毒即将出炉,民警多么急切地想要把犯罪嫌疑人一锅端掉,但是真的不能贸贸然冲进去抓人。通过前期的摸排,杨道兵和他的同事们心知肚明,丁、黄、胡三人在黄某家中顶层加盖的房屋内使用化学方法制造甲基苯丙胺,也就是人们常说的——冰毒。

  杨道兵娓娓道来,“制做冰毒要加氨水,还要加铝,是催化剂,一般加这两个东西,那就可以推断是在制造冰毒。如果你去早了,化学反应没有完成,那法律上叫未遂,你如果去晚了,他东西已经做出来了,运走了流入社会了那就会造成社会危害。”

  只要化学反应完成了,就可以抓人了。这就是他说得最多的一句话,而一旦到了现场,这个关键的行动时间的把握就落到了他的肩上,能不能把犯罪分子绳之以法,全在杨道兵。

  杨道兵说,和侦查员不一样,我们长期从事研究工作,对专业比较清楚,我们就是利用专业判断,来为领导提供准确的决策参考。

  当天,经过一夜的守候,凌晨5点,天刚麻麻亮,杨道兵判断制毒的化学反应应该已经完成,于是向专班民警发出信号,准备实施抓捕。专班民警冲进犯罪嫌疑人黄某家中,把黄和胡某抓获,当场查获含毒品甲基苯丙胺成分的液体共396.5千克,甲基苯丙胺129.98克以及调温电热器、真空泵、高温循环器系统、空压机等制毒设备。

  “当我们冲进去的时候,那个冰毒反应已经完成了,还是热的。这个案子的主犯最后被判死刑。”那惊心动魄破门而入的时刻,杨道兵感觉似在昨日。

  找到证据,案件才能成立

  杨道兵个子高,身材魁梧,国字脸上长着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,有着中年人特有的严肃表情和低沉声线。但是讲起和毒品打交道的经历,他难掩嘴角的笑意。大大小小的案子他都跟,只要案子破了,他都会非常有成就感。这种强烈的成就感,在一个已经从警25年的老警察身上很难看到。

  1992年,化学工程专业毕业的“科班生”杨道兵被分配到了武汉市公安局刑侦局理化检验科从事毒品、毒物的化验工作。1997年,武汉市公安局成立禁毒处,杨道兵开始了20年与毒魔共舞的日子。2014年,国家毒品实验室武汉工作站杨道兵工作室成立,杨道兵以带头人的身份,在毒品鉴定方面进行疑难案件的研究指导。

  看起来尖端的工作,很多时候是没有挑战的重复劳动。不同于同事们走前线、摸线索的新鲜刺激,杨道兵的工作很多时候都是关在实验室里和冷冰冰的仪器打交道,很有些枯燥,但是却是毒品案件侦办中至关重要的一环。

  武汉市所有的毒品案件,关于毒品品种、重量、种类、含量等相关资料都是从他的工作室里出来的。办案民警把收缴的毒品收回来,他们便按照法律程序,进行检测,鉴定,出具鉴定书,然后再拿到法庭上去。

  2015年,支队获悉有人贩卖新精神活性物质,成立专班侦办这起案件,杨道兵作为毒品鉴定专家,也被也被吸纳其中。

  专家在实战中也常常面对新问题、新难题,杨道兵对新的精神毒品也有些头痛,因为国家管制的药品有200多种,不法分子常打擦边球,从国家不管制的药品中来做,有些嫌疑人本身学化学专业,比如甲基苯丙胺国家管制,他们加一个对甲基苯丙胺,法无明文禁止,那就是允许。杨道兵从前期获取的几批样品当中,没有找到国家管制的药品,没办法对他们进行打击。

  要找到证据,案件才能成立。杨道兵和同事们有时候执着到“迂”。办案民警陆陆续续重新带回来20多种样品,杨道兵一一进行细致检测。终于,一种强效的安眠镇静药——佐匹克隆,被他发现了,这不就是国家管制的药品吗?

  发现了国家管制的佐匹克隆,案件正式成立,接下来的事情就是找准时机将犯罪分子绳之以法。犯罪事实证据确凿,但是犯罪分子全部通过网络联系,上下家不见面,如何把整个犯罪链条一网打尽呢?

  杨道兵确定了两种生产佐匹克隆的原料,侦查的同志就有目的地紧盯原料,狡猾的毒贩们制造、运输、销售的整个链条浮现出来。当整个网络被摧毁,办案专班缴获了多达14公斤的毒品,如果没有找到佐匹克隆,整个案件都不成立。

  找到罪轻证据也不放过

  案件成立的关键是证据,情节认定的关键同样也是证据。

  在20年与毒品打交道的过程中,杨道兵已经记不清楚有多少犯罪分子在他的试验台下被“绳之以法”,最后被判极刑的不少。同样,也有不少人因为他的专业严谨而被洗刷不白之冤。

  有一次,一名嫌疑人被发现贩卖了2千克麻果,经过杨道兵和同事们的反复检测,却发现麻果是假的,外观上像麻果,并不含毒品成份。杨道兵在鉴定书上实事求是地写下鉴定结果并签上自己的名字。法律上,这种情况是“未遂”,是典型的罪轻的证据。

  杨道兵说,现在有不少嫌疑人卖的是假毒品,有的嫌疑人自己根本不晓得自己卖的是假毒品,但他们工作室可都会认真鉴定,提交报告。因为是实验室,他们基本不和犯罪嫌疑人直接接触,有时候他开玩笑,帮他们找到了罪轻的证据,从没有听到感谢的话啊!玩笑归玩笑,事实上窝在冰冷的实验室里,专注于毒品分析鉴定,杨道兵从来没有怀疑过工作带给他的无上的使命感和光荣感。



责任编辑:满容妍
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:扫一扫,免费订阅!
最权威、最及时、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。
精彩的警察故事,靓丽的警花警草,靠谱的预警知识……实乃广大“警粉”微信必备!
推荐阅读
点击排行
论坛热帖
猜你喜欢